漫遊‧巴黎不為人知的「攝點」(下)

刊登日期: 3/14/2018
類別:

文字及相片:Kenji Yuen




法國巴黎固然靚得令人心醉,作為一個攝影人,在這浪漫的城市中,平凡的景物,在不同的時間卻可以拍出不一樣的韻味。上回筆者講到巴黎早晨市場的人情風貌,人來人往的羅浮宮,充滿歷史氣息的巴黎聖母院及聖保祿聖路易教堂,還有很多令你隨時能夠發揮想像空間,尋找有趣新角度的大型建築物,例如拉法葉百貨、巴黎鐵塔或聖米歇爾山等。如果你仍意尤未盡,今回我會多分享更多隱藏的「攝點」,繼續與大家一起邊走邊拍。


人氣爆燈的聖心聖殿

聖心聖殿 (Basilique du Sacré-Cœur),又稱「聖心堂」,座落於巴黎北蒙馬特高地上,如果想欣賞教堂內彩色玻璃最美的一面,建議最好在黃昏時間到訪。但請盡量在入黑前離開,因為該處治安比較差,而前往聖心堂左手邊小路會比較多「幸運繩」及「估錢遊戲」黑人聚集,他們一般會幾位善意上前為大家帶上「幸運繩」,或邀請你「估錢」,緊記不要與他們接觸,並報以堅拒眼神,盡快離開現場,即可保平安。(註:筆者已經不只一次在此處遇上不懷好意的人接近。)


善用魚眼,可以輕鬆將聖心堂內部一鏡拍清!
Nikon D850‧AF-S Fisheye NIKKOR 8-15mm f/3.5-5.6E ED


聖心堂黃昏時間,陽光與彩色玻璃的光影,可以形成美麗的構圖。
Nikon D850‧AF-S Fisheye NIKKOR 8-15mm f/3.5-5.6E ED


善用日落不太猛烈的陽光,也可以成為構圖的一部份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8mm f/1.4E ED



日落時間的聖心聖堂仍然車水馬龍,但一定要好好注意財物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
尋找鬧市中的百年廢棄鐵路

遊覽巴黎,我們來往多過地區都會以巴黎地鐵(Métro de Paris)為主要的交通工具,但大家又是否知道,原來巴黎百多年前已經有一條鐵路,圍繞著整個巴黎,稱為「巴黎小腰帶」 (La Petite Ceinture),不過隨著市內的交通日漸先進,最終於1934年4月完成歷史任務。有趣的是這段可以圍繞巴黎走一圈的「小腰帶」一直沒有被拆卸,只有極小部份被政府改建成了一些公開遊人參觀的小花園。其實只要你大約了解位置,再在附近遊走一下,不難發現昔日的鐵路,現在多數已經成為了附近居民的休憩處,而且相當有特色。但值得留意是在部份隧道內,有不少無家者在聚居,作為旅人,只不打擾別人的正常生活,他們也是相當友善的,大家還是在白天時間進入會比較好吧。在比較昏暗的環境下拍攝,高ISO控制的Nikon D850絕對可以勝任,而且相當便利。

在此我就為各位提供一個「公開」的廢棄鐵路的出入口(地址: 397-399 rue de Vaugirard) ,即使有地址,相信都不一定可以找到正確入口,就是這廢棄鐵路有趣的地方。


無懼用上ISO 12800,深刻體會手持拍攝的輕便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
被棄置的月台,現在已經變成了塗鴉的大畫廊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8mm f/1.4E ED



爬過圍欄又是另一個世界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
情侶拍攝靚景推介

人在巴黎,如果與女朋友一同出遊,當然要識得搵下靚景拍攝一下。其中一個不得不介紹的當然就是比爾阿克姆橋(Pont de Bir-Hakeim),舊稱帕西橋(Pont de Passy),此處是可以一次過拍攝到「巴黎鐵塔」與「塞納河」的靚位。早上的時間陽光最為合適,過橋後,大家更可以沿「塞納河」旁邊走邊拍,正好就是一個美麗的場景。

巴黎鐵塔、塞納河、靚人與加上好天氣,當然是一個拍攝最好的組合吧,但如果少了專業的拍攝器材配合,又怎可以完美捕捉美麗一刻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8mm f/1.4E ED



後記:旅攝對我來說是.....

法國巴黎作為舉世聞名的藝術之都,到處都洋溢著藝術氣息,特別的「攝點」何其多,而不同的時間前往,你體會到的人情風貌及景色,也有很大分別,這就是攝影人經常說的「可塑性」吧!無論是旅行或外地工作,我總喜歡帶著相機到處走走,發掘一些不同景色、拍法及角度,好好享受按下快門的感覺,把喜愛的時光留住,我認為的旅攝,就是這麼率真、簡單!


Kenji Yuen簡介

從事廣告創作及旅遊攝影工作,曾到法國南部為當地多間米芝蓮星級名廚進行拍攝工作,亦曾獲克羅地亞旅遊局邀請到訪及拍攝當地生態旅遊。同時是香港洞穴探險隊副隊長,曾與隊友到訪不同地下洞穴,拍攝珍貴地底照片。2017年與隊友成功到訪全球最高洞廳的地底洞穴拍攝,作品亦曾刊登於國際戶外雜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