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熊石洞探索之旅

刊登日期: 4/13/2018
類別:

文字及相片:Kenji Yuen




「洞穴探險」總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,近年世界各地運動旅遊的興起,與傳媒不同的節目推動下,讓這種本來極少人參與的活動變得「熱鬧」起來。由於今次是前往日本探索40年前被發現的熊石洞,雖然自己也有不少探洞的經驗,但是依然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,並帶著我認為最可靠的拍攝夥伴,迎接這個不可預知的旅程。

故事背景

在講述今次的旅程之前,我想先感謝今次所有同行的安排及努力!早於2016年,我與友人成立了「香港洞穴探險隊」,有幸師承國家級探險家 – 劉佳教練(小蔥老師),讓我們一班因為希望探索地下未知洞穴世界的「瘋子」走在一起。今次,相信更是香港首次有隊伍到訪日本的洞穴進行探索,感謝日本JAPAN EXPLORATION TEAM 帶領及引路,讓我們可以一起探索這個40年前被發現的熊石洞。

由於洞穴位於護林區內,事先需要得到日本政府的批准方可進入,所以今次能夠踏足熊石洞,實在感謝日本JAPAN EXPLORATION TEAM 的協助。



我的攝影器材選擇

由於每個踏足的地方,也可能是人類首次到訪,拍攝是洞穴探索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,除了攝下珍貴的景物,並可用作日後研究用途。功能與重量彼此取得平衡很重要,如何配搭最合適的器材,是我們的著眼點,令拍得好照片之餘,也讓隊友消耗較少體力。

還記得2016年我到訪全球最高洞廳 – 二龍口洞,旅程中需橫過大量的水道及爬進窄少的洞道,被迫在途中卸下部份大型器材,最後錯過在地下河道中拍攝珍貴生物的機會。有了早前的經驗,加上與隊友討論過後,決定帶上在低光環境中表現出色及有高解像力的 Nikon D850,最後亦証明我的決定是正確。

Nikon D850具備高像素與高ISO畫質的優勢,是我個人拍攝洞穴探險的首選。



第一個關口 - 穿越雪地森林

過往到訪的洞穴,一般都需要與隊友步行大半天的山路,才可以到達隱藏森林深處的洞口,而溫度對我們也是一個考驗。比如今次我們出發的日子,仍然是日本下雪的季節,戶外溫度是0度,而洞內則是恆溫溫度,大約是10至15度,由下車從森林步行到洞穴,也有頗長距離,大家都要穿上相應保暖衣物,令裝備攜帶上多了些負擔。

我們隊友與日本隊成員一起在進入山區前加上雪鍊,以便於車輛行駛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在雪地作最後裝備整理後,我們就正式出發。


在森林中走每一步都要十分小心,要先探步再前行,一不留神踏上有積雪的地面,雙腳便會藏入雪中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
第二個關口 – 克服熊石洞穴窄道

今次日本的地下洞穴狹窄程度,超出我們過往的經驗,由於需要深入地底下降超過130米,我們要一個跟一個地慢慢前進,越過不同洞道,為了安全理由,我們下降到較安全地方,才繼續進行拍攝。沿途當中我們經過很多需要「面貼地」方式爬行,雖然在頭燈有限的光線照明下,但是D850的ISO 6400拍攝表現,為我們提供了極佳的支援,拍下隊友不少珍貴畫面。

熊石洞非常隱蔽,我們抵達洞口後,各隊員就利用SRT技術下降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正在交流地下洞穴圖,與隊員嘗試找出不同的洞道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就算以 ISO 6400 高感光度拍攝,D850的表現也相當不錯。
Nikon D850‧AF-S NIKKOR 24-70mm f/2.8E ED VR



第三個關口 – 驚見地底世界神秘物種

在地下世界下,除了蝙蝠外,以往也遇過不少白化了的生物。不過,今次在我們爬入支洞的附近時,卻給我們碰上了日本爪鲵 (Onychodactylus japonicus),是一種屬於極度罕有的瀕危物種。雖然日本爪鲵的移動速度不算很快,但對於聲音卻異常敏感。為了悄悄地微距拍攝牠的真面目,我想起D850的「寧靜攝影」功能,相比傳統數碼單反使用機械快門或電子前簾快門,此功能是以全電子快門方式進行拍攝,過程完全不動聲色。這個獨門秘技對於近拍生物來說,實在是非常實用,否則這隻超罕有的日本爪鲵,就沒有機會出現在大家面前了。

日本爪鲵 (Onychodactylus japonicus) 的身軀非常細小,對聲音亦極為敏感,令拍攝難度倍增。


能夠拍到極度罕有的瀕危物種日本爪鲵 (Onychodactylus japonicus),是今次旅程的其中一個最大收穫,D850的「寧靜攝影」功能應記一功。
Nikon D850‧AF-S Micro-Nikkor 105mm f/2.8G IF-ED



趣事:

大家可能會覺得「探洞」一定是驚心動魄,其實也可以有閒情的一面。我們初次在地下洞穴,用投影機看恐怖電影,還一起吃關東煮及交流拍攝心得,我非常感謝日本隊悉心準備的一切安排,這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。

日本隊副隊長 (Tomotake Agata) 親自與隊友為我們準備晚餐,還帶來投影機,讓我們初次體驗在洞穴看恐怖電影和吃關東煮。


「探險」在香港好像是很遙遠的事情,雖然「香港洞穴探險隊」成立不過兩年多,但是我們有一顆好奇心、堅韌意志與一班志同道合的戰友,再加上有小蔥老師與隊長的專業帶領,令大家這個夢想成真!

來年香港洞穴探險隊會繼續向世界不同的未知領域進發,拍攝更多珍貴記錄。沒有東西是不勞而獲,我很希望大家都會珍惜眼前的每一張相片,因為它們都是我們努力的見證。作為副隊長的我,非常願意和大家一起分享成果,能夠為大眾帶來有趣的影像之餘,亦協助人類更深入了解未知的領域,這就是我們的前進動力。

有關香港洞穴探險隊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qcaving/


Kenji Yuen簡介

從事廣告創作及旅遊攝影工作,曾到法國南部為當地多間米芝蓮星級名廚進行拍攝工作,亦曾獲克羅地亞旅遊局邀請到訪及拍攝當地生態旅遊。同時是香港洞穴探險隊副隊長,曾與隊友到訪不同地下洞穴,拍攝珍貴地底照片。2017年與隊友成功到訪全球最高洞廳的地底洞穴拍攝,作品亦曾刊登於國際戶外雜誌。